“直面生命、回到生命是教育的天职,是教育的一种本义,也是教育的一种理想和追求。”[1]生命学的和谐、有序、动态的整体观点,为语文课程提供了更广阔、更自由的思维空间。我国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从高中语文课程性质和课程目标中界定知识、能力、情意等各个方面的目标求,从发展历程上看,高中语文课程性质、目标、评价、教科书的编写与学生的生命价值是相契合的。但是,高中语文课程目标在实施过程中却出现了一定的偏离,应试教育背景下的高中语文教育“似乎变得越来越外在化和空心化,越来越离开人的内心世界,离开人的活生生的生命。”[2]
一、课程对学生生命价值构建提出的求
(一)课程性质对课程实施提出了关注学生生命价值的求
1963年提出“语文是学好各门知识和从事各种工作的基本工具”,1996年提出“语文是最重的交际工具,也是最重的文化载体”,2000年提出“语文是最重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组成部分”,2002年提出“语文是最重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学科的基本特点”,2003年新课标继承了2002年大纲的观点。关键词由“工具”到“工具”、“文化载体”,再到“人类文化的重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从这些对语文学科性质确定的关键词的发展演变过程我们不难发现在语文学科性质的层面,逐渐关注语文学科的人文内涵,关注生命的发展,这恰好体现了生命课程观中对学生生命的尊重。
(二)课程目标对课程实施提出了关注学生生命价值的求
课程的目标,通过对语文知识、能力、学习方法和情感、态度、价值观等方面素的融汇整合,切实提高语文素养,逐渐关注学生生命对知识的发展性与综合性需求、在现实世界中的生存与挑战能力和学生与自我、他人和社会的情感和谐。
1963年界定了知识的范围,即语法、修辞、逻辑、作家和作品。1996年把知识的范围进行了扩展、细化,列出了18项。2000年、2002年以及《新课标》却都没有把知识内容单列出来,而是把知识内容融合到能力和情感中,作为形成能力、培养情感的基础。把知识、能力和情感有机地融合到一起,促进学生适应当前综合发展的客观现实,这种变化体现了课程逐渐关注学生生命对知识的发展性与综合性需求。
1963年对学生能力求“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使他们具有现代语文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具有初步阅读文言文的能力”。1996年则注重学生养成“良好习惯,具有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2000年、2002年注重学生“掌握语文学习的基本方法,养成自学语文的习惯,培养发现、探究、解决问题的能力,为继续学习和终身发展打好基础”。《新课标》则提出“使学生具有较强的语文应用能力和一定的审美能力、探究能力,形成良好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为终身学习和有个性的发展奠定基础”。这些词语的变化,充分体现出课程目标对学生能力的求,不仅仅关注学生对知识本身的运用能力,更关注如何使学生具备可持续发展、终身发展、个性发展的能力,从注重知识能力发展到关心学生的生命意义。如果学生达到了课程目标中的能力求,那么在当前充满着挑战的竞争环境中,学生就具备了在现实世界中的生存与挑战的能力。
(三)课程评价对课程实施提出了关注学生生命价值的求
1.评价性质、评价内容的变化,体现了对学生生命价值的关注。对于评价性质,1996年提出“教学评估是对教师教学水平和教学效果的估量和评价”,2002年提出“教学评价是为了考察学和教的情况,改进教学设计,完善教学过程,从而有效地促进学生发展”,而《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则认为“评价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促进学生语文素养的全面提高”。在评价内容方面,1996年关注的是“教学手段和教学效果”,2000年关注“能力的发展”、“创造能力”、“人文素养”,2002年关注“学习的过程”、“发挥创造能力”“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独创精神的发挥”、“个体差异”、“健康发展”,《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提倡‘评价主体多元化’”,“评价学生的探究能力不能简单地以活动结果作为主依据,而应将学生自主探究的过程与结果统一起来,以学生在自主探究中的表现,如态度、创意、责任心、意志力、合作精神、参与程度和交往能力等方面的提高作为评价的重点”。课程评价性质和内容从关注“教师教学水平和教学效果”到“有效地促进学生发展”到“促进学生语文素养的全面提高”,评价对象和内容的转变,体现了课程评价从关注“知识教授”到关注“人的全方位发展”。对学生生命价值的关注成为评价性质、评价内容方面的主变化。
2.考试在教学评价中的地位变化,体现了对学生生命价值的关注。1996年提出“考试是对学生学习状况和学习成绩的检查和测定”,而在2000年、2002年和《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中提出“重视教学过程和教学结果,不以学生的考试分数作为惟一的评价依据”。考试已从1996年以前的唯一评价手段,到2000年以后的“不作为惟一的评价依据”,这种变化体现了考试在课程评价中的地位下降,学习成绩已经不作为评价学生发展进步的唯一依据,体现了评价手段由单一化向多元化发展,评价的内容更全面,更关注学生生命本身的发展,学生生命价值已经成为评价关注的重对象。
(四)教科书编写建议对课程实施提出了关注学生生命价值的求
关于教科书编写建议方面的内容只有在1963年版的《高中语文教学大纲》和《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中有专章论述,而在其他年版的大纲中没有涉及,所以仅能以这两本大纲所论述的内容进行对比分析。
1963年教材的选材总标准是“课文必须是范文,求文质兼美,具有积极地思想内容和优美的艺术形式,足为学生学习的典范”,并且就思想性提出了更为具体的求“选取有助于培养坚强的革命后代的文章”,“培养学生的共产主义道德品质和革命意志,反对和防止资产阶级思想和其他反动思想的侵蚀,为逐步树立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世界观打下基础。语文教学里的思想政治教育是和语文训练是分割不开的”,“应该是体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观点和党的基本方针政策的”,“‘也必须首先检查它们对待人民的态度如何,在历史上有无进步意义,而分别采取不同的态度’,决定取舍”。
而《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教科书编写建议”提出了“有助于增强学生的民族自尊心和爱国主义情感,有助于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有助于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有助于形成学生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都有利于学生进行自主、合作与探究式的学习,掌握自学的方法,养成自学的习惯,不断提高独立学习和探究的能力”、“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开拓学生的知识眼界”、“有助于学生创造性地学习”、“也给学生留出选择和拓展的余地,以满足不同学生学习和发展的需”等五大方面的求。
1963年把是否“具有积极地思想内容”作为是否入选的首条件,或者说是根本条件,注重政治性,着眼于思想、阶级,忽略或者说较少考虑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对所选文章的个体体验,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生命意义,而《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更关注对学生的生命价值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的培养,更注重学生与自身、学生与自然、学生与社会关系的和谐,这些是在以往的高中语文教学大纲都没有提及的。《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教科书编写建议”中提出了关注学生生命价值的求,确保了教科书的编写对学生生命价值的关注与体现。

二、课程实施过程中学生生命价值的缺失及原因
课程标准(大纲)对高中语文课程确定的目标是以人的发展作为基本理念,即“进一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使学生具有较强的语文应用能力和一定的语文审美能力、探究能力,形成良好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为终身学习和有个性的发展奠定基础”,而当前高中语文教育的实践却忽视了作为学生生命本身的发展潜能,把语文教育目的由“为终身学习和有个性的发展奠定基础”幻化为“一切为了学生的高考分数”。
(一)把绚烂多彩的语文学世界嬗变为攫取分数的手段
纵观从幼儿到高中语文课程的各个阶段,学生学习的语文知识越来越丰富,但学生学习语文的快感不仅没有明显的提高,而且呈急剧递减之势。快乐不仅是人类的一种愉悦感受,而且也是幸福感的一种表现,高中语文学习使得很大一部分学生难以在语文学习中享受到作为生命意义的快感,难以实现学生与课程的和谐,这是当前高中语文教学中普遍存在的现象。
语文这门学科是人文科学中重的组成部分,本可以使学生在其中感受生命的意义,提高人文素养,但现实却是让我们放弃语文学科中“绚烂多彩”的特征,而走向“机械、枯燥、乏味”的习题演练。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题海战术”成为提高语文分数的唯一选择,语文学科中的生命体验却无暇顾及。
(二)把量化的评价手段作为学生生命潜能开发的唯一手段
虽然,在课程标准(大纲)中已经明确“不以学生的考试分数作为惟一的评价依据”,但在客观现实中,考试却是语文学科评价的唯一手段,成绩成为语文学科评价的唯一标准。事实上,语文学科与其他理科有很大的区别理科评价所追求的教学思维和教学过程是单向性的线状发展,结论唯一;而语文则不然,个人体验占有极大的比例,所得出的结论受到诸多因素影响。例如年龄、性别、生活经历、接受教育的水平、人生观价值观等等,有很多东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教学过程的思维具有发散性,结果具有模糊性。这些建立在个人体验基础上的东西是不能用标准化、唯一性来评价的,标准化、唯一性在语文学科评价中应用的空间极其有限。所以,以标准化、唯一性的评价手段和标准去评价模糊的个人体验,则是掩盖了语文教育与生命的本源关系,使语文教学评价远离生命,表现出对学生生命意义的遮蔽和缺失。
(三)把生命体验感的缺失看成是高考成功的先决条件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仅是老师,也是大部分家长在教育学生学习时常用的一句话,在当前的教育现状也的确如此。在这句话中,强调了“吃苦”是成为“人上人”的前提条件,也就是说,在很多人看来“苦”是学习过程中的唯一的生命体验。其实,在人生的各个时期都有其丰富的生活体验,酸、甜、苦、乐,人生百味,则构成了人生的烂漫。学习也是多彩人生的重组成部分,也应该是多姿多彩的,而事实上漫漫12年的求学时光只有“苦”相伴,使得学习过程中本已存在的丰富的生命体验白白流失,学生无法在学习过程中体会到学习的快感、幸福感,那学生怎么能愿意学习?所以,被动地苦熬,成为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普遍心理。厌学,甚至是逃避学习,则成为现在学生的一种普遍选择。面对这种状况,不禁产生疑问,高考的成功就一定以生命体验感的缺失作为代价吗?
三、课程实施过程中学生生命价值缺失的应对策略
高中语文课程实施过程中学生生命价值发生了一定的偏差,那么,怎样从这种偏差的状态中走出来,就成为当前语文教育工作者需解决的课题。
高中语文教学回归课程标准(大纲),在教学过程中积极主动、不折不扣地践行课程标准(大纲)关于学生生命价值的爱护与培养。从历次的修订结果来看,课程标准(大纲)越来越关注学生生命价值的爱护与培养,从高中语文课程性质、目标、评价、教科书的编写等方面都求与学生的生命价值相契合,只需高中语文教师在教学的过程中科学实践即可。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